×会员登陆
*
*
点击图片刷新验证码
栏目导航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世界之窗 > 海洋工程 > 正文
中集海洋工程研究院副总经理滕瑶:技术型企业家的海洋精神时间:2018-05-24 12:08:32  来源:  点击:9890

    泱泱碧海,淼淼大洋。作为致力于打造海上重器的企业,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(下称:中集来福士)的高管必然具备搏击风浪的海洋精神。这一点,在中集海洋工程研究院副总经理滕瑶——这位具有专家和高管双重身份的企业家——身上有着明确的体现。

     

海之重器的总包商 

中集来福士是中集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,拥有一个国家级海洋工程研究院、三个建造基地和三个运营公司,员工近万人,主营业务包括钻井平台、生产平台、海洋工程船、海上支持船、海洋牧场平台、海上风电船、海上综合体等各类海洋工程装备的设计、新建、维修和改造,同时涉及装备的运营、租赁等,为客户提供“交钥匙”总包服务。 

中集来福士前身可追溯到1977年成立的烟台造船厂,1978年建造交付了我国第一座坐底式钻井平台。中集来福士作为我国首批七家进入工信部海工装备企业"白名单”之一,已累计交付近40座各类海洋工程装备,其中一半以上来自国际主流客户订单。中集来福士拥有丰富的深水平台设计、建造、调试及交付经验,目前已交付9座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,占我国80%的市场份额。中集集团2012年在上海设立中集船舶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, 2013年收购瑞典知名设计公司Bassoe Technology  2015年收购那威知名设计公司Brevik Engineering ,这三家公司在深水平台、FPSO等领域拥有丰,富的概念设计和基础设计能力,与中集来福士形成了中欧互动的研发创新格局。20172月,中集来福士交付了全球最先进的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“蓝鲸1号”。

 

超越梦想的风雨四十年 

滕瑶表示,中国海洋工程的起步可追溯于上个世纪中期。到了1977年,我国把目光投向了钻井平台的研发设计。在国际技术垄断和封锁的大环境下,这项工作的难度系数可想而知,让不少企业望而却步。当时烟台企业局却认为:这是一件值得去付出、去尝试的大事,授意当时的烟台造船厂着手合作建造第一座坐底式平台。 

上世纪80年代中期,由于企业的发展速度快于技术的改进,而且当时的能源主要靠外来引进,诸多制约之下,企业进入了长达十余年的探索期。2004年开始,来福士在研发上加大投入,希望能早日“独当一面”,当时的滕瑶也成为研发团队的领队人之一。 

为了早日突破瓶颈,2007年前后,来福士向国际寻求合作,却得到了这样的答复:“我们花了40年时间才走到这一步,你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追赶上来。”回来后,团队上下憋着一股劲,一边潜心学习、一边招揽人才,在政府和公司的支持下进度大大加快,用了两年时间就完成平台的设计。中集的领导表示:“只要你们对自己的设计有把握,我们自己花钱建造。”09年底,集团开始投资平台,很快取得成功。 

“可以说从那时起,企业和团队进入了坦途。又经过10年的高速发展,直到今年,我们的研发能力和技术水平终于拥有了国际一线水准。” 


冒险“吃螃蟹”,拆借十亿元设备 

在企业和团队的风雨兼程中,有一件事让滕瑶记忆颇深、感触颇多。 

在“蓝鲸1号”之前,公司产品的钻井系统是总包给外国企业的,成本占到工程总投资的40%左右。“我参加了一次对外谈判,和对方足足磨牙十几天,人家就是不同意优惠。在一次个人接触中,对方一个负责人请我吃他们的特色小吃——臭奶酪。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想法,我回请他吃了中国的特色小吃——臭豆腐。这次接触之后,对方主动提出降价180万美元。看似不少,可是相对于1.8亿美元的总费用来说,这个比例实在是杯水车薪。” 

“为什么对方底气这么足?就是因为他们把控住了技术。”滕瑶说,从那之后,团队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:拆解“蓝鲸1号”钻井包,消化吸收国外技术,以求掌握话语权和主动权。“这真的是一次冒险之举,十几亿元的东西说拆就拆了,幸而我们最后成功了。” 

“这件事标志着我们走出了钻井系统研发的第一步,给了企业和团队上下所有人信心。” 


迎接新旧动能转换 

在山东省全面迎来新旧动能转换之际,滕瑶说中集来福士也有自己的想法,根据国家政策和市场形式制定了几个新的发展方向。 

“比如说海洋渔业。过去滩涂养殖方式对环境破坏过多,而传统深水养殖设备造价太高。如今把海洋工程应用于渔业,取得了‘1+12’的良好效果。仅去年公司就签订了十几座海洋牧场平台订单。” 

“还有就是有海洋服务业。我们把设计能力应用于近海建筑和邮轮等,利用公司在海洋和力学方面的专业优势,设计出了隔音效果好、防风能力强的游船。” 

“此外,还有海上平台的机井技术、海上新能源开发等,都是我们下一步的主攻方向。” 

经略海洋需要海洋精神 

从烟台大学机械系毕业至今,滕瑶在中集来福士工作了19年。“我们有着独特的企业文化,其中让我尤为受益的一点是:鼓励年轻人打头阵、扛大旗,对大家的失误采取了宽容的态度。在公司的鼓舞下,我毕业5年后就做到了设计部经理。” 

滕瑶认为,公司让他这样的技术型人才来抓管理,是经过充分考虑的。“我们从事的是个大团队协同的行业,公司培养技术和管理双通的管理人员,能解决单一型人才做事‘差一点’的问题。” 

作为一个经略海洋的企业高管,滕瑶表示要具备三种素质:“第一点要有担当,没有担当的高管无法起到带头作用;第二点是能够求新求变,固步自封意味着锁死了所有的进步空间;第三点,有容乃大,既能容事业也能容人。”这三种精神恰与海洋精神相契合。